公海彩船手机版> 资讯中心 > 行业动态 > 正文

行业动态

硅业分会:对多晶硅行业误区的再认识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5日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支撑企业复工复产、共渡难关,国家发改委于2月22日出台了《关于阶段性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支撑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发改价格【2020】258号)》,其中明确此次降电价范围为除高耗能行业用户外的,现实行一般工商业及其它电价、大工业电价的电力用户。自2020年2月1日起至6月30日止,电网企业在计收上述电力用户(含已参与市场交易用户)电费时,统一按原到户电价水平的95%结算。

但部分多晶硅企业在申请享受此次电价优惠政策时,得到的反馈却是把多晶硅行业排除在政策惠及范围之外,主要依据还是国家发改委十年前为了抑制高耗能企业盲目发展,发布的《关于清理对高耗能企业优惠电价等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10〕978号)》中一个注释性的说明,将多晶硅包括在高耗能行业中,并被国家有关部门沿用至今(原文:各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要会同电力监管等部门对国家电价政策实行情况进行自查自纠。凡是自行对高耗能企业(包括多晶硅)实行电价优惠,或未经批准以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双边交易等名义变相对高耗能企业实行优惠电价的,要马上停止实行。各地要将自查自纠情况于6月10日前上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这对于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原料供应、产品销售、运行成本、资金运转等等方面均受到重大影响的多晶硅行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我国多晶硅行业从2005年发展至今,一步步打破国外技术封锁、跨越国外倾销阻碍、企业规模跻身全球一线、市场份额跃居全球第一、降本增效技术突飞猛进,十五年来取得的巨大成绩,为整个光伏产业的高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是支撑我国光伏产业在全世界取得优势地位的重要基础,其卓著功勋不可磨灭!同时,电子级多晶硅作为高纯度等级的多晶硅产品,作为硅片及芯片等生产的原材料,是集成电路产业的核心关键基础原料,被广泛应用于人工智能、自动控制、信息处理等领域,是国家支撑大力发展的产业。但时至今日,我国多晶硅行业却仍戴着这顶不合适的“高耗能”帽子,多晶硅企业在日常的环保督察、项目审批、上市融资、银行贷款等诸多方面因为被定性为高耗能、高污染行业而屡屡遭受不公平待遇,国家利好政策更是与其无关。为确保我国多晶硅行业的生存经营环境健康稳定,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特此为多晶硅行业“高耗能”的误解正名!

一、多晶硅是清洁能源的载能者,而非高能耗的替罪羊

关于多晶硅行业高耗能的说法,主要源于国内多晶硅产业建设初期,受制于国外多晶硅技术封锁,综合生产能耗在350度/kg左右,由于这一不成熟的技术指标,多晶硅行业则被长期戴上了“高耗能”的帽子。但是,国内多晶硅企业在困境中攻坚克难,通过各种途径节能降耗、降本增效,行业技术经济指标不断提升。综合电耗已从2007年的350kWh/kg降低到2019年的70kWh/kg以下,降幅达到80.0%,先进企业的多晶硅生产综合电耗已达到65kWh/kg以下。随着现有工艺的进一步优化,改良西门子法全流程的综合电耗和综合能耗仍有下降空间。更重要的是,多晶硅生产属于整个多晶硅光伏发电产业链的一部分,完整多晶硅光伏发电产业链是属于高载能体系,其中光伏发电环节是可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多晶硅作为太阳能光伏电池的主要原料,在整个生命周期内不仅可以释放本身消耗能源数十倍的再生新能源,同时可创造理想的综合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从能源消耗角度看,以原料硅石为起点,到制成晶体硅光伏发电系统,全部能量消耗为1.04kWh/Wp(根据国家工信部发布的《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2018年本)》中能耗指标要求计算所得),其中从工业硅到高纯多晶硅料这一过程耗电量最大,为0.43kWh/Wp,占整个过程耗电量的41.4%,其余过程耗电量分别为:“硅石——工业硅”耗电0.073kWh/Wp,占比为7.0%;“多晶硅——铸锭”耗电0.03kWh/Wp,占比为2.9%;“铸锭——硅片”耗电0.1kWh/Wp,占比为9.6%;“多晶硅片——多晶硅光伏电池”耗电0.09kWh/Wp,占比为8.7%;“光伏电池——光伏组件”耗电0.06kWh/Wp(含封装材料钢化玻璃、EVA、TPT等生产能耗),占比为5.8%;“光伏组件——光伏发电系统”耗电0.24kWh/Wp(含并网控制逆变器、电缆、开关、支架、仪表等生产能耗),占比为23.1%。

从能源回收角度看,中国西部的太阳能资源丰富,光伏发电平均利用小时数较高的地区中,蒙西1617小时、蒙东1523小时、青海1460小时、四川1439小时,东部差一些,约为1000小时,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18年全国平均利用小时数为1115小时,即每瓦太阳电池一年可以发电1.12kWh。由多晶硅光伏发电产业链全部能量消耗为1.04kWh/Wp可知,光伏发电的能量回收期为0.93年。

因此,光伏电站安装完毕消耗的电量在一年内回收,而目前国内生产的太阳能组件的合理使用寿命25年,随后24年的时间便是纯发电,尽管之后发电效率会衰减到80%,却仍然可以持续使用至30年甚至更久,光伏系统在寿命年限内的净载能是32.6 kWh/W,是系统消耗能量的31倍之多。另一方面,随着太阳级硅材料能耗逐年下降,光伏电池效率继续提高,基片继续减薄,多晶硅光伏发电系统的能量回收期将继续缩短。按照测算结果,完全可以实现光伏发电对传统能源的替代作用,实现良性的、可持续的太阳能光伏发电产业。因此,从长期来看,多晶硅是清洁能源的载能者,非高能耗的替罪羊。

二、高耗能定义并无量化指标

国家统计局在《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首次以注释的形式标注“六大高耗能行业分别为: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同样标注六大高耗能行业包括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对于高耗能行业的定义,十年间仍仅简单地概括为六大行业,没有进行调整,且一直未能对高耗能行业作进一步的准确说明或范围划分。

三、多晶硅属于国家鼓励类行业

国家发改委2019年10月30日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引导目录(2019年本)》中明确显示,鼓励类第二十八项信息产业分类中第51条(60页)中,包括先进的各类太阳能光伏电池及高纯晶体硅材料(多晶硅的综合电耗低于65kWh/kg)。因此,多晶硅行业归属应在第一类鼓励类第二十八项“信息产业”中先进的各类太阳能光伏电池及高纯晶体硅材料,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注释第22条明确的六大高耗能行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

四、建议

1、希翼有关部门对高耗能行业重新进行量化指标定义。目前,国家对高耗能行业的界定,主要还是依据国家统计局在《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以注释的形式给予的定性标注,十年期间并无任何细化更新。但是,我国多晶硅产业无论在规模、成本,还是技术水平等方面,都已经实现了飞跃式发展,十年前的粗放式定义已经不符合目前的发展现状。恳请国家有关部门能够重新定义高耗能行业,并具体量化指标,为对我国最具发展前景的多晶硅行业精准施策提供必要的支撑。

2、在高耗能行业的量化指标出台之前,希翼国家有关部门在今后的管理过程中,不要仅仅根据GB/T4754—2017《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的大类来进行行政施策。实际上,GB/T4754—2017《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大类中并未将多晶硅单独列明,而是分为三个小类,分别列属于电子专用材料制造、其他非金属矿物制品制造、硅冶炼,且此种分类的准确性也有待商榷,建议待有关部门重新修订国民经济分类后,政府部门按照小类来制定相关产业能耗指标政策,产业与政策相对应,才能符合新时代发展要求。


上一篇:新华社专访刘汉元主席:化危为机,加快推动能源转型!
下一篇:中国能源报:可再生能源将成就业“主力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